打印页面

首页 > 保山新闻网旅游资讯景区景点 入滇第一胜:水寨

入滇第一胜:水寨

当千里来客风尘仆仆、拖着疲惫不堪的双腿蹒跚在“蛐蟮找娘”(方言,意为“十分蜿蜒曲折”)般的博南古道上前行时,山谷里荡起了古老而悲壮的歌谣——“汉德广,开不宾,渡博南,越兰津,渡澜沧,为他人”。老者斑白的两鬓此时更显苍苍,天涯游子的淡定也平添了几许忧伤。博南山、罗岷山两山夹峙高耸入云天,沧水横流,宛若巨龙奔腾,呼啸震天。地球村最古老的铁链犹如空中彩虹,在两山夹峙间荡漾。南来北往的一字长蛇阵马帮,响着清脆的铃铛,在时空隧道里穿梭。徐霞客惊叹:“迤西咽喉,千载不能改也!”

踏上霁虹桥,凌空窥探,壁立万仞的摩崖石刻镌刻着古今文人骚客的才情。杨升庵、汪如洋、担当、张志淳、张含等文学大师竞相泼墨,千古流芳。绝域之地,散发着浓重的书香;悬崖奇渡,饱览古道商旅创造的奇迹。沧水飞虹,在大旅行家眼里逐一解析:“临流设关,巩石为门,内倚东崖,建武侯祠及税局;桥之西,巩关亦如之,内倚西崖,建楼台并记创桥者”。空谷幽涧,品历史沉香,犹如遁迹化外一般,唯有滚滚澜沧江,能找到奔腾的方向。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永昌古道,飞虹奇渡后却似真的要上天揽月,才可攀越与天齐高的罗岷山。水石坎儿,凿石为梯,穿云的路。人行其上,腾空踏浪,俨然一幅“清泉石上流,玉屑溅路人”的奇特景象。林则徐过梯云路时曾发出这样的感叹:“方历兰津渡,又登梯云路。壮士腿犹软,轿夫汗浸骨。”熟不知,五十四岁的江阴士子是怎样攀爬而过的。“水声石色,冷人心骨”,足见半百之人所付出的辛苦。

“盘南峰之腋而西,一里,迤峡西山,则其内平洼一围,下坠如城,四山回合于其上,底圆整如镜,得良田数千亩,村户错落,鸡犬桑麻,俱有灵气。不意危崖绝磴之上,芙蓉蒂里,又现此世界也。……,武陵桃园,王宫盘谷,皆所不及矣,此当为入滇第一胜。”(徐霞客《滇游日记》)

水寨,一个被悠悠马帮驮出来的千年古镇,犹如一块椭圆的明镜镶嵌在漫无边际的绿色海洋中。群山环抱、美艳妖娆,走进水寨,就是走进岁月沧桑的历史,走进马铃声中夹杂着凄凉的美丽。底平如古色古香的铜镜一般的水寨小盆地不知映射了多少古老而壮美的景致,让徐霞客触目之处,无不深感岁月悠悠、自然神奇、民风淳朴。纵使武陵桃源,王宫盘谷,也不及水寨之美,之幽。

水寨,乃是保山东部万顷群山下镶嵌的一洼平地。虽有来自雪域高原的滚滚澜沧江在深沟险壑中策马奔腾,但山乡水寨的冠名似乎与水并无关系。传说水寨每逢雨后放晴,天空便呈现五彩霞光,正如徐霞客所言:“俱有灵气”,因被视为祥瑞之兆,故命名“瑞寨”,一直沿用至明代。明万历年间,永昌参将邓子龙心生邪念,专门破坏永昌风水龙脉,瑞寨人唯恐邓子龙挑断瑞寨山脉,故将瑞寨改名为水寨。虽然瑞寨已不复存在,但山乡灵气却终年不改。驻足水寨,就是置身绿色的大海,一望无际的果松林海郁郁葱葱,宛若一幅宏大的天然长画卷,一年四季任凭翻阅。春夏之际,茫茫林海在春雨如油的洗礼下,在烈日骄阳的炙烤下,云蒸霞蔚,苍翠欲滴;秋冬季节,万里林海在濛濛细雨中与缭绕的薄雾紧锁一体,海天相连,境接人天。闯入山中,直面植物王国的一花、一草、一木,醉心于空气中浓浓的氧气,飘然欲仙。伴着浓浓花香,以及清新怡人的芳草气息,升腾,在云雾中翻转,相信徐霞客饱受翻越梯云路的苦楚后,必然是一路飘飞,在水寨上空荡来荡去,非人似仙。

水寨之美是充满人文底蕴的厚重美,涉足水寨,古朴厚重之风迎面袭来。千年流长的青石板路,承载着山乡小镇的百年兴衰;烙在青石板上的深深马蹄窝,叩响千年马帮的悠悠铃声,响彻山谷。脚踏南方丝绸古道,每一步都踩动着千年不衰的马帮文化。数百年光阴,勤劳朴实的水寨汉子奔走在千年古道上;上千年岁月,无数翻山越岭的马帮驻足于这一方人间仙境般的古驿站。水寨老街,犹如时光隧道一般,安坐在村庐错落,鸡犬桑麻的静谧田园中。青瓦楼阁,店铺林立,使这方山中“桃花源”热闹非凡,而不是独处世外,形影孤单。临街马店十余家,可容纳成千的马匹和上百马锅头入住,每晚进出马店的人络绎不绝,通常都是前半夜人声鼎沸,后半夜马嘶长鸣,给僻静的山野增添了无限的热闹时光。杂货铺、小食馆、茶馆、烟馆、赌场,每晚灯火通明,杂乱无章的叫卖声和酒肆拳令声交织在一起,鱼龙混杂。三教九流的人群汇聚于此,使人很难想象如此深山僻壤之中竟会有这般繁华景象。

水寨,静若瑶池盘谷,世外桃源;动则史海流香,古道文化源远流长。一静一动,美丽神奇的自然风光与丝绸古道、霁虹桥摩崖石刻、梯云路等人文景象天衣无缝地交织在一起,谱写出水寨如诗如画般的神奇画卷,展现于世人眼前,令千古奇人徐霞客叹为观止,铁壁丹书:入滇第一胜!(王洪昌/文 范南丹/图

文章来源:http://www.baoshan.cn/2017/0204/5312.shtml